千疏之会

圈名千会,谢谢支持~

【张家兴中心】答案

冷门多好玩啊,就是这么任性~

无cp粮食向,家兴小天使在我这个全员厨心目中好感度还是不断up!

那么,食用愉快
————————————————————

清晨,雷霆俱乐部的院子里。张家兴靠在门边,看着手里的一根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扔掉吧可惜,自己又不会抽。也不清楚这里谁抽烟。要是在以前……

——真是,想什么呢。

鬼使神差地,他拿起那根烟凑到鼻子边上闻了闻,缓缓垂下眼睑,也不知这么做的缘由。

“家兴?”突然有人喊他。

他睁眼一看,是肖时钦,正笑着朝他走过来。他像是被抓到做什么坏事一样把烟往手心里捏。

肖时钦注意到了:“什么东西?”

张家兴有些不好意思的低着头,说:“刚刚帮了张伯一点忙,他硬塞给我一根烟,我不好拒绝……”

肖时钦笑了笑:“这样啊,张伯人比较热心,你别见怪。”

张家兴连忙说:“不会不会,这挺好的。”

初来乍到,张家兴在雷霆也很知分寸,谨言慎行。虽然他发现雷霆的氛围挺亲和的,大概是队伍在联赛中也没多大压力,还有肖时钦这么一个温和谦逊的队长。目前为止还算适应。

肖时钦走到他身旁,靠着墙。像是不经意地开口问道:“来雷霆一段时间了,感觉怎么样?”

“啊?”张家兴没想到突然会被这么问,他点点头:“雷霆……挺好的。”

肖时钦继续说道:“我们这里,可没有叶秋或者孙翔那么强力的选手做队友。”

张家兴算是听懂了肖时钦想说什么,不在意地笑笑:“我有几斤几两,我还是清楚的。那些都过去了。”

“而且,没有完美的个人,只有完美的团队——这是叶秋教我的。”

可惜……懂得有些晚。

刚进训练营,第一次见到叶秋,这个传说中的神话的时候,激动的心情难以言表。叶秋在他身后看了一眼他的训练,留下一句“这个不错”,让他好几天走路都是飘的。仿佛明天就能跟这位队长走上比赛场一展身手,成为能和叶秋相提并论的大神。

他本身训练也很勤奋,进步飞快,不久真的如愿成了嘉世的主力选手。可是,当近距离观看神话时,才清楚那种窒息感。他一边自豪着能与叶秋并肩而行,一边消化着来自叶秋的压力。

当叶秋被队伍孤立的时候,他是知道的。可影响力如苏沐橙,依旧无可奈何。他一个小角色又说得上什么话。这个时候,还是顾着自己吧。

……

仅仅如此吗?曾经偶尔才会冒出的一个念头“要是叶秋不在,自己的闪光点是不是更能展现出来”,在队伍崩离的时候,越发频繁地想了起来。

叶秋真的被逼走了,然后又回来了。然后……他就来了雷霆,自己都没想到这么戏剧的……

不过,放宽心态,随遇而安。即便不甘心,自己能做到的确实只有这些了。

肖时钦不言语,其实刚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了张家兴的举动。细细想一下也不是那么难猜。他不希望张家兴到了雷霆,还带着叶秋和原嘉世的阴影。所以才有了刚刚那番询问。现在看来,不用担心再这个问题了。

这时,张家兴突然问道:“肖队,你是怎么看叶秋的呢?”

同为战术大师,同为王牌,同为全明星,肖时钦又会怎么看待这位荣耀教科书,张家兴也是一时兴起,这样问道。

肖时钦笑着说:“尊敬,挑战,战胜。因为叶秋想得冠军,我们也想,所有人都是一样的。”

肖时钦侧过头看着张家兴,反问一句:“那你呢?”

张家兴轻笑了一声:“大概差不多吧。或者还欠他一句谢谢和对不起,却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肖时钦拍了拍他的肩:“这些对他都不重要,赛场上的全力以赴,就是对他最好的回答。”

张家兴沉默了一会,然后坚定地应了一声:

“嗯。”

今天天气不错,深蓝色的雷霆队徽看上去是那么熠熠生辉。

————————————————————
我人物性格揣摩一向有问题,好端端的个人向差点写成叶吹orz……

张家兴的笔墨不多,但几个情节都挺戳我的,尤其是抢袜子那里,他对这位曾经的队长至少是信任大于排斥的。

雷霆也在不断努力啊,加油!家兴。

【陶轩中心】岔路

原著七刷刚好刷到陶轩登场这里,来了灵感就绝不磨叽……

————————————————

      邀请赛开幕式上,各国队伍举着国旗出场时,观众席的欢呼声一阵高过一阵,台上的职业选手向各自国家赶来的粉丝挥手致意,粉丝唯恐自家的应援声不够激烈,什么制造声音的道具都搬出来了,一时之间耳朵都在嗡嗡作响。

      因为大部分人都在给自家战队加油鼓劲,有那么一两个没受到气氛感染的人,坐在座位上一声不响,也没什么人注意到。后排角落里坐着一个西装笔挺的男人,没有鼓掌,没有叫喊,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看着台上的中国队。

      站在中国队最前面的领队,叶修,是他曾经的……罢了。

      陶轩笑了笑,低头看着手里世邀赛的宣传海报。荣耀,终究也发展到如此辉煌了。场上所有的职业选手,都可以在这里得到名扬世界的机会。但是对那家伙而言,只是自己的再一次追求。比赛,胜负,夺冠,仅此而已。

      如果自己也有成为职业选手的潜力,是不是就更能理解他的心情?他不知道,没有这种如果。他更不知道在自己下定决心不再接触荣耀之后,是怀着怎样的想法买了票来参加这次开幕式。

      台上的叶修穿着国家队服,站姿倒是没有平时那么懒散,两手一直插在裤兜里,揣着烟吧……开幕式结束还有一段时间,估计得难受死他。

      想到这里,陶轩用手掩去了嘴角的笑意,端正了坐姿,认真欣赏这场荣耀的巅峰。

      大概,最后一次了。就当跟荣耀,跟他,好好地告个别。

      开幕式结束后,陶轩跟着人群往外挤。门口处恰巧撞见前面中国队被记者包围着。因为出来的早,外面围着的粉丝还没那么多,陶轩的脚步顿了顿,随后取出墨镜带上,将视线移开,脚步匆匆从叶修旁边擦身而过。

      应该……没有被看见吧。

      陶轩心下想着,却不敢回过头去看,直到走出会场才停下了脚步。他看着面前来来往往的人群,苦笑了两声,便转身离开了。

      苏黎世的景点有哪些来着?明天去看看。

小小后续——

      叶修被采访完后,一直盯着出口的方向,站在他身边的喻文州注意到了,便开口问道:“怎么了?”

      叶修回头笑着说:“没什么。”

      有缘再聚吧。

——————————————————

有很多人说陶轩是反派,不得不说他确实做了很多过分的事,但商业化不是错的,只是最终与叶修的追求不一样。
缘分这种东西,只能感慨一下了。
两人都没有执着于过去,不管今后有没有交集,我都会庆幸他们的相遇。

【苏沐橙中心】走过

灵感来自b站苏沐橙手书《侥幸者》,送给所有爱着苏沐橙的人。
无cp,粮食向,祝食用愉快~

————————————

神枪的离开虽是遗憾,但沐雨橙风的诞生却不曾遗憾        ——致全世界最好的苏沐橙

“今天上午,兴欣战队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兴欣现役队长,沐雨橙风操纵者苏沐橙宣布退役。苏沐橙作为荣耀联盟首席枪炮师,个人荣誉数不胜数,从第四赛季出道,职业生涯长达十年……”
投影幕上的新闻主持人语气平缓地呈述了这条新闻。兴欣战队的老板陈果坐在一边,面带浅浅的微笑。这些年来,她已经学会了如何应对媒体,再也不会像当年那样肆意地表达感情。
“在这里,我代表兴欣战队感谢苏沐橙队长这么多年为战队所做的贡献,同时也为苏沐橙的离开表示遗憾以及深深地祝福。”
下面有个小记者举起了手:“那么,今天的发布会为什么苏队长没有到场?”
陈果耐心地答道:“现在苏沐橙已经独自离开了兴欣,很抱歉。”
……
众记者:又来?!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啊!这是你们兴欣的传统习俗吗!
新闻发布会完美结束,不管怎么说苏沐橙这样一位重量级选手的退役还是一则很大的新闻,记者们都匆匆回去加班编稿了。在新闻公布之后,众职业选手也在微博上露了个面:
“祝福~”
“祝福+1”
“再不退就真嫁不出去了哈哈哈。”
“楼上的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是被苏沐橙虐哭过的。”
“致最敬佩的对手,感谢,以及祝福。”
“退役了也可以出来冒个泡啊~@苏沐橙”
“是啊,QQ也不回。”
“私奔了!”
……

苏黎世今天天气不错,明朗的阳光照在班霍夫大街上,街道两边的古典建筑在阳光下显得那么庄严华丽。
苏沐橙穿着白色露肩宽袖衫,配一条铅笔牛仔裤,头戴鸭舌帽,架着大墨镜,站在这人来人往的街道上。她抬头望着湛蓝如洗的天空,笑着的模样美到窒息。
沿着街道一路走,一路拍照,遇到卖小吃的店铺就停下来买一些,偶尔也会有老板给这个漂亮又乖巧的小姑娘多塞两个饼干,她也感谢着接受了老板的好意。
不知不觉,到了阅兵广场。这里是今天计划好的行程终点,她停驻了脚步,望着面前这栋恢宏的会展大楼,有些意识恍惚。仿佛四年前那震耳欲聋的呐喊助威的声音还在耳边回荡,那颗心脏还在胸腔内热烈而兴奋地跳动,呼吸都变得有些急促起来。那一年,她与一群并肩作战的队友们,创造了一个举世巅峰。而她的名字,沐雨橙风的名字,被永久地篆刻在荣耀的历史上。
她淡淡一笑。身价,人气,还有与之带来的名利,这些都很好。但最令她留恋的,还是那份追求胜利的心情。她抬眼望着天上的太阳,明晃晃的有些刺眼。她朝那太阳伸出手,阳光透过指缝照在她脸上。慢慢将手指攥紧,闭上眼想象着手握吞日的感觉,久久地沉浸在其中。
突然,有人从后面敲了一下她的头。她的思绪被拉了回来,转过身,就看见一个熟悉的面孔。他叼着烟,一脸没睡醒的样子,穿的倒是没以前那么随意。
“这么中二的动作是在想什么呢?”
熟悉的语气,让她诧异之余,又倍感亲切,还有想念。
“你怎么在这?”苏沐橙问道。
叶修怂了怂肩:“巧合吧……听说你退役了,有种直觉,你会来这里。”
苏沐橙面对这突来的偶遇不知道该说什么,叶修倒是缓缓开口:“总之,先找个地方坐吧。”
咖啡厅里,两人各点了一杯咖啡,沐橙还要了一份蛋糕,吃的十分愉悦。突然想起来还叉起一块送到叶修面前。叶修摆摆手示意不吃,她也没在意。就自己吃掉了。
叶修支着下巴望着她,开口问道:“退役了,有什么感想吗?”
苏沐橙头都没抬:“就那样呗,还能有什么。”
叶修将支着下巴的手放下,将身子坐正:“好吧,那我换个方式问。”
“嗯?”苏沐橙疑惑地望着他。
只见叶修拿起搅拌咖啡的勺子,像举话筒一样对着苏沐橙:“苏队你好,我想采访一下你的退役感想。”
苏沐橙没忍住“噗”地笑出声。叶修还一脸认真地说道:“现在是直播,请用心回答。”
苏沐橙忍住笑打起精神,然后开口“规范”地答道:“我很荣幸,能为荣耀奋斗十年。在今后的日子里,我将永远不会忘记这段拼搏的时光。”
迷之沉默……
“没了?”
“没了呀。”
“你就不说点感谢谁谁谁,好歹你在职业圈里也是个大牌,就要有个大牌范嘛。”
苏沐橙恍然:“哦……好吧。”
“首先,我要感谢联盟,给了我这么多的殊荣,我相信联盟未来的发展一定会蒸蒸日上。”
叶修点点头:“嗯嗯,老冯会很欣慰的。”
“然后,我要感谢兴欣战队,一直扶持我,支持我,在未来的日子里兴欣战队的目标只有冠军。”
叶修表示赞同:“嗯嗯,说得好。”
“还有,我要感谢前队长叶修,谢谢他的教导与培养,没有他就没有我今天的成就。”
叶修笑了笑:“还行吧,谁让他这么厉害。”
苏沐橙微笑看着他,没再多说什么。接着往下说道:
“最后——”她顿了顿。
“我要感谢我的哥哥,留下了沐雨橙风给我。让我在比赛中无所畏惧,夺得胜利。”
很久,很久,两人都没再说话。叶修缓缓放下手中的勺子,端起那杯放凉了的咖啡抿了一口,然后轻轻地说道:
“沐橙啊,我一直觉得,如果沐秋还在的话,他的荣耀经历,就是你这十年的模样。”
“你和他一样出色。”
苏沐橙怔了一下,然后笑了。笑容里再也没有当年的故作坚强,而是真真正正的自信。如今的沐橙,可以从容面对未来的一切。
窗外的阳光依旧明媚,而这个美好的下午,被定格在时光的相框里。

————————————
从最初颠沛流离的生活,到如今的万众瞩目。难得的是这个女孩一直如此纯真。
为她的未来送上深深的祝福

说一些关于【点赞推荐以及评论】以及【文圈风气】的事情

唔……实在是文手和粉丝比例太不协调,谁都可以写东西,谁都可以当文手。所以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不断精进,以及勿忘初心吧

文州家的高三迷妹烟:



对的呢,其实我觉得,对一个写手来说,评论小红心什么的,真的影响写作


写过的文都没有人看真的是很郁闷


写文和画画不一样,我们投入的时间与字数成正比,并不是画手那样,大把大把的时间,成品却稀少


但文手非常用心,我想,评论粉小红心之类的,真的就是对写手的一种肯定吧


我没有刷tag的习惯,总是无可避免的看见很多太太,真的会去质疑自己写文的意义……










算是,关爱写手吧……


其实对我们来说,粉丝喜欢和评论这真的是一种支持


纯透明:



看完了随随便便唠嗑一点东西。




热度和粉丝量不成正比确实挺伤心的。
更伤心的是阅读量噌噌地上去了但是热度一点都没动。
那种时候动摇地特别厉害。

热度和阅读量这种东西,就不应该存在。

还有那些即没关注也没喜欢更没推荐就说着“太太我好喜欢你的文”“好期待下一章”“求后续”之类的,很不喜欢但是讨厌不起来。因为我很少收到评论。
长篇我不会写,但是短的还能连一两章,看到这些评论从来不敢拒绝。不得不说粉丝和热度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看到这种评论后就会开始想着下面的发展,如果有灵感会立刻拿出来写。
然而勤奋日更也没有用。
很少刷tag,看了好文之后会动摇,有人比我写得好,那我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因为这个想法6月份删博退圈,本来以为就这样了,可我又被拉回来了。她把我删掉的文章一篇一篇地找回来,于是我又回到了这个地方。
其实我觉得男你圈现在根本不需要我。大触太太也好,刚出现的新人大触太太也好,我拿什么和人家比?
会开车的太太比比皆是,我文笔也不好车技也不行。
男你圈大触太太的文随便一篇热度都是两三百吧。
我呢?
哦,从来不敢去仔细翻,能勉强上百就不错了。偶尔有一两篇会上两百三百,但和太太的全部热度都处在两三百的档次实在是差太多。

会羡慕,同时也嫉妒。

关于取消小红心的问题,点了再取消其实也没什么,因为我从来都不会去看关于“喜欢”的消息。
至少能证明还有人看过这篇文。



感谢你能来,不遗憾你离开。





春寒和水:







这大概是所有写手的心声了吧。

我入圈以来写的都是男你 这个cp处于一种很尴尬的地位吧 大概。有时候好不容易有了产出,结果却有莫名其妙的cp粉来说怎么可以拆某对cp,真的hin不开心啊。你说你爱看就看不看就算,我也没逼你看啊,而且文前都有扫雷标注这是bgbgbg,你还要来瞎bb,这就很没意思了。








里子:















啊……这么长我居然看完了quq
每次有小天使点了小红心小蓝手我真的都很高兴啊!!当然最开心的就是收到评论啦!!
毕竟我写的大多数都是段子,能收到你们的哈哈哈哈,知道我让你们笑了,我也满足了。
嗯……也不知道在说啥反正看完感触挺深的……
















Night昼夜_初三临近加油!。:































当时初入文圈时真的很看重热度,觉得有一个热度就多一个人会去看我的文。后来热度从20渐渐增加的欣喜感也不是没有的,但热度一减少就会很失望。我知道我写的不好,所以现在也不是很在乎热度了,但很有意思的是,一个长篇,你们上一篇说着好看啊期待啊然而下一篇就不去看,既然不看就别说期待,别让我心凉。评论里没点赞关注就说啊太太我追你的系列好久了我好喜欢你!既然喜欢我怎么不fo我?文圈这么大你怎么找到我的系列?我现在更注重评论,短评让我欣喜若狂长评能让我开心的叫爸爸,可是想想也有趣,有的人先关注,再留言,再取关。有事直说,你这样没意思。写手没有回报,但依旧产粮,支持她们写作的除了她们原本的写作热情,还有一群真爱粉的支持。
我不是太太,我写的不好,我没有真爱粉,但我还能走下去。
































宥烨:































































都说到心坎里了_(:з」∠)_
































讲真,看见有喜欢,但是点进去还是原数字的那种无奈,只有写手自己明白(虽然,感觉我自己大概不算是写手,写手太太都很厉害)
































还有我自己感觉热度跟粉丝数完全不成比例的那种……怎么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反正我一直都有种把粉丝全都移除的冲动,反正都是僵尸粉,要不要都无所谓吧(看到这句话,看不惯我的可以直接取关了,我不在乎,无非就是少了一个僵尸粉而已)
































更完一篇文我都很期待能有评论,我现在觉得只有评论能鼓励我,有热度没评论(虽然热度低迷的要死),这篇文还有存在的必要吗?我觉得已经没有了。当然如果热度很高我也会很开心,毕竟谁都希望自己的文能受欢迎
































离双阙下_all白群号581413726:






























































































































我希望小天使能多评论一下
































你们的评论我基本都会回复,也会好好看看
































如果你喜欢我的文的话请留下你的足迹好吗
































请务必让我知道我写的是有人看的
































就算你回复一句更新好,我也会回复你的
































我喜欢原po的【我的观点很明确,假如你想看到我更多的产出,那就来给我点赞,给我评论,告诉我,你想要看。就这么简单。
































请不要看完就跑
































我产粮是因为我爱这个cp
































请告诉我你还想继续看下去,谢谢
































热度和评论是我继续的动力
































付东流:






















































































































































































































































































































































































我不需要点赞评论推荐,有阅读量也是蛮开心的
































赞多的不一定写的好,这个是真的
































我看的书没有几千本那也该有几百了,判断好坏的能力还是有的
































有些文火的真的莫名其妙
































说实话我最近有仔细考虑过要不要先退出这个圈子几个月或者半年什么的
































但是想着还有这么多人fo我。。。也就作罢
































我看文也很挑,我关注的人不多,因为我会刷tag
































而且我也有强迫症不喜欢看着主页上的数字变大
































我已经决定少刷LOFTER,热度这种东西真的很容易动摇写文的初衷
































半夜叨扰了,只是恰巧看到,有感而发,抱歉
































-橘弥生。:










































































































































































































































































































































































































































































































































































































































































































































































































































妈的总算有人说这个了,冰风暴真的很难写我是最近才恢复信心开始继续码字的,关于漫游者真的有bug我还特意抽了一个中午的时间修补到最后也没放出来,讲真看着自己的东西再看同圈写手高出一大截的热度也是不想说话。我看文很挑这是实话,各种圈子也都有涉猎,但是热度高不等于写得好啊!!!!!气死人了
































简与鱼:
































 










































































































































































































































































































































































































































































































































































































































































































































































































































 
































 










































































































































































































































































































































































































































































































































































































































































































































































































































  


























































































































































































































































































































































































































































































































































































































































































































































































































































































































































































































































































































































































































































































































































































































   































【伞修】那时,哪时?

总算交出来了……【吐魂】,原创伞修文,甜向!甜向!甜向!看我真诚的眼睛~
————————————

“他们找过来了!我们先进去!”
“喂!等等……”
苏沐秋刚给沐橙买好了冰淇淋,在街角的阴影处歇会儿就准备回去。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连脸都没看清的家伙不由分说地拽起他就跑,一头雾水地狂奔起来。不知什么时候跑到游乐场门口,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那家伙给售票员递了两张票就迫不及待地把他拉了进去。
刚进门他就停了下来,喘了口气回过头。
“好了,我们先找个地方躲……你是谁?”
苏沐秋简直想拍死这家伙,自己看都不看就拉着人进来,这家伙脑子有问题吧?
“我刚刚就让你停下来了……”苏沐秋无力地说道。
他挠了挠头,嘴里嘟囔着:“叶秋那家伙……说了不要乱跑。”
看来是弄错了人,苏沐秋担心妹妹等急了,就开口说道:“我们先出去吧?”
“好不容易逃出来,票都浪费了……”那家伙口气遗憾地说道。
苏沐秋转身刚准备出去,那家伙突然拉住他。
“不要白来一趟了,就我们两个去玩吧。”
苏沐秋一脸惊异地望着他——什么叫我们两个去玩?我们根本就不认识好吗?!
“那个……不是,你朋友还一个人在外面呢。”
“那是我弟弟。”
你弟弟你还这么淡定?!走丢了怎么办!被人拐走了怎么办!
“他肯定已经被抓回去了,说不定马上就会把我供出来,所以我要抓紧时间。”
苏沐秋凌乱……你们兄弟俩的相处模式真新奇……
“喂,我说……”那家伙话锋一转,苏沐秋都愣了一下。
“冰淇淋要化了诶,你还不吃?”
这一提醒,苏沐秋才意识到手里的两支冰淇淋的包装袋都凝集出大颗的水滴,正嘀嘀嗒嗒地往下流。
苏沐秋说:“这是留给我妹妹的。”
“反正现在不出去,别浪费了,来来分了吧。”
你这家伙能不能要点脸!
苏沐秋深吸一口气,确定不会没忍住爆粗才说:“我不玩的,我没带钱。”
他扬了扬手里的一个黑色皮钱包:“我带了,我请你玩。”
你是从家里偷拿出来的吧!这小子怎么这么叛逆!家里人怎么管的!
“听我的吧,到时候出去我再买给你妹妹就好。”
心想就算现在跑回去,冰淇淋也不一定留得住了。挣扎几番,还是递给了他一支。这家伙大大方方地接过,让苏沐秋额上的青筋跳了几下。两个人就站在人群里舔着半化的冰淇淋。
嘈杂的人群声,各种娱乐设施的音乐声交杂在一起,从没来过游乐场的苏沐秋也不免有些好奇和不安,目光一直流连着周围的景色,以至于面前的人在叫他他都没听见。
他见苏沐秋没反应,就走过去弯下腰,舔了一口他手里的冰淇淋。苏沐秋感觉到了,回过神来吓了一跳,连忙后退了几步。
“你……你干嘛?!你自己不是有吗?”
他用手背蹭了蹭嘴角:“是你一直在发呆,都要化到手上了还不知道。”
苏沐秋愣了一下,又随即反应过来:“那也别这样,很奇怪啊……”
那家伙像没听见一样,飞速吃完了自己的,一抹嘴巴,拉起苏沐秋就往里面跑。
烈日当空,阳光直射下来晒得皮肤都有些刺痛,鼻尖已冒出点点汗珠,偌大的游乐场里居然连块庇荫的地方都没有。苏沐秋晒得脑子都有些昏昏涨涨的,微微喘着气。
“还好吗?你要不要休息一下?”他停下了脚步,回过头问道。
苏沐秋用手背揩了一下脸颊上的汗水,深呼吸了一口气,脸色好转了一些。
“没事。对了,你要玩哪几个?”
他拿出自己的皮钱包,打开,抽出一张一百元。
“估计只够玩一个。”
“……”
那你还一脸“这个游乐场我承包了”的表情!
“算了,懒得走了,就玩这个吧。”他说着指向面前不远处的跳楼机。
苏沐顺着大圆柱向上望去,默默咽了口唾沫,模糊不清的顶端,让苏沐秋顿时感觉有些站不稳……
“那个,要不要再……”话还没说完,就见那小子一溜烟地跑去了付款处。
苏沐秋无奈,只得跟上去,走进了才听到负责人在跟那小子说些什么。
“对不起,这个游戏设施需要满十二岁或者有年长人士陪同才能玩。”值班的小姐姐笑盈盈地对他说道。
“他带我不行吗?”他指了指才高出自己半个头的苏沐秋。
苏沐秋想了想,还是老实说道:“我八岁。”
他伸手掐了一下苏沐秋:“你谎报一下会死啊。”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年龄不够好不好!——苏沐秋对他翻了个白眼。

电子音的童谣悠扬旋绕在耳边,一闪一闪的彩灯挂在旋转木马的转盘边。苏沐秋紧握着前面的扶手,端正地坐在一匹白色的马上。他旁边的家伙正侧着身子坐在一匹红色的马上,两条腿还不安分地晃啊晃。
“啊……好无聊。”
苏沐秋侧过头:“不是你自己说要玩这个的吗?”
“我没想到这么无聊啊。”
“你没来过游乐场?”苏沐秋惊异地问道。
他摇了摇头:“没有啊。”
“那你的门票钱……”苏沐秋很想问是不是从家里偷偷拿的,又觉得这毕竟是别人的事,管太多也不好。
结果出乎意料地回答:“我跟我弟弟两个人攒的。”
……
苏沐秋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本来都习惯了这家伙不正经的态度,毕竟在他的认知里有钱人家的小公子都是这副德行。这一瞬间,他好像重新审视了这个人。
这时他又冷不丁地冒出一句:“所以你赚到了。”
“……”习惯了,淡定。
出游乐场的时候,两人一路无话。直到看见马路对面停着的一辆黑色小车摇下了窗户,那家伙才叹了一口气,掏口袋塞了十块钱给苏沐秋。
“去给你妹妹买冰淇淋吧,算我请的。”
然后就趁着斑马线绿灯穿过了马路。苏沐秋站在原地目送着他过去。不知为什么,他在那家伙身上好像找到了与自己共通之处。冥冥之中,似乎有什么正在改变着。
刚过完马路的他突然脚步一顿,转过身来大声喊道:“对了!我叫叶……”
一辆大卡车带着巨大的“轰隆隆”的噪音开过,挡住了对方的身影,瞬间湮没了所有声音。等卡车经过之后,只留下了他被家里人塞进车子的一个画面。苏沐秋笑笑,转身离开。而那辆车则驶向了相反的方向。距离越拉越远。

“怎么还记得这么久以前的事……”刚起床的苏沐秋一边换衣服一边自言自语,其实那家伙的模样他都记不清了。也不知道当年那个叛逆的小公子现在怎么样了……
想着想着,苏沐秋发现自己又跑神了。于是加快了速度,拿起背包就准备出门,在门口时朝屋里喊了一声:
“沐橙,今天中午来网吧送个饭。零用钱放在桌上了,拿去买冰淇淋。”
回应他的是一个明亮又清脆的女孩声音:
“好,知道,脆的女孩声音:
“好,知道,脆的女孩声音:
“好,知道,脆的女孩声音:
“好,知道,脆的女孩声音:
’眉得距 头。
发 te> e e在2N了找耂䀝什:嚄晧光一管太嚄奙眯羈想孩䦻越拉足马䖊了丄家 自遇/>⁜,看我真诚的眼睛~
看我真诚的眼睛~
看我真诚的眼睛~ ! class="text"> ● 心里话转载 href=4%BC%9E%E4%BF%AE 找来ofter.com/post/1e7ca590_103cb8c9">转载 href=7%94 ee 先来看我真诚皑! //meetinthewinter.lofter.com/post/1ddad04e_1041bd71">热度(10212) om/tag/%E6%96%87%E5%9C%88">● 文圈 d04e_1020aefd">06转载自:温以荼_6转载自:温以荼_6 <看我真诚皑!看我真诚皑!看我真诚皑! class="text"> 看我真诚皑!看我真诚皑! class="text"> class="text"> 看我真看我真看我真聁

13

看我真聁

【伞修】那时,哪时?

fe27ac p di di”旑 共婵娇来了……【吐魂】,原创伞修文,甜向!甜向!甜向!看我真诚的眼睛~
——————r />
i潠菌r" 专倝
r /> r /> r /> 粮痛张祺䗛张 e 刷菌rbr /律朰完驺䗛哦
r /> r /> r /> 笔下出迮注这祝縪$用,脆的女孩声音:
’眉得距 ’眉得,脆的女孩声r /> r /> r /> 声声 鐬羈们 声鐎N女去,陶轩外r /狼藉 训, 二季圅什䧋担心礼花䕙下好无奶油了了。除此对了:
r /> r /> r /> i di〥油苏怦… 槆 //小,䗆好着顽班隆最 /口 灭孀灰缸 后了ﺫ䖊了r /> r /> r /> r /> 魩声鐎䀜那, 训䀮里,虖了r /> r /> r /> r /> 画严往道啁啊r /> r /> r /> r /> 玩。 寿星了今: r /> r /> r /> 连脸十十,虖了r /> r /> r /> r /> 道晚去弔斔鹐道啁啊r /> r /> r /> r /> Nbr /苅以廀陆续… 训,r />是䏘䃽反定留phewy 闹 r /> r /> r /> i di女倜已冒房惯了洗隆澡闪br />越,回r /> 钟的粐秋錇//马䶊迵倜旮壽 不知⨳……
r /> r /> i di并,箃氤都气不”爚:⊅麆br />r />熟悉 人定” r /> r /> ✰斔鹐家账u>u>⸪脆的r /> r /> r /> 鸪叛逆疊了r /> r /> r /> r /> 要䀂女br/>那你还r /> r /> r /> 遜瀂䭐黖我不軖䀜邞✰了夼我/>那你还r /> r /> r /> i di那摄些r /阵敲击些 则觉画i di苏女复声r /> r /> r /> 閹郄亁被br 去都r />⪺他被phewy乐圍鼌在闓女拉脆的r /> r /> r /> 女复都r 䀜先钟鵷床r />都消譩声r /> r /> r /> , />一辆轾这 r壹会糕r说r />紧灯渪脆的r /> r /> r /> i di哉复声r /> r /> r /> 哟< />,弁<等鸡蛋寿薹向ぜ睃迊我供偯/>那你还r /> r /> r /> i你沉都i di䀳着丽了r /倝r到䀜每✰溆淋 䦈䦈了驺不厨鸡蛋寿耝粡r /> " >祝个十动䀝粏味间点叛麆淋 比幸弁<,箰鐰鐁,苏r /…住鸡蛋寿薾戆个<䀉家吧?体骜…了r /> r /> r /> r /> i di续消譩声r /> r /> r /> 哎呀回惯 r /> r /> 两䬡你妀帍漌区声r /> r /> r /> :
三漌蠢u>u>一辆袋勏沐緱大太多也不r /> r /> r /> 閑呵粰我脆的r /> r /> r /> i di䂣渊了/>苏沐隆晒跑,䀜别回趁天,璱帪婺 r /> r /> r /> :“了帍䀜房惯了天床的綁 />都新漌嶈譩声r /> r /> r /> 黖一正,䁜䀜一辆袋帍嘀那你还r /> r /> r /> i di: r /> r /> 鐑䁜猅消秋叹稚透圼″袋帪脆的r /> r /> r /> 遜纆…’苵道啁啊r /> r /> r /> r /> 閤谢夸去脆的r /> r /> r /> i di托腮看“口/p> 郝御嶈跑眼吧了付柔赼帪夜晚br />✼夁“好毫狓䀜房惯寂靶伙T馨此”i di與與讍䮞伙䀜越肣辋瀝
r /> r /> r /> 曞撟,,正正丵“趯德耂䀧去弦 了气耷最 /分钟袋倝i di慢慢伙“些最〝>下䭩声r /> r /> r /> 冏倝✰斔鹐脆的r /> r /> r /> 巴。回撥>“钱了气㸪叛i di关”<旮逝舺ﺫ床瀝<脚雝定獁倝i定〚了签梦…了r /> r /> r /> r /> 晚去i di…,脆的女孩声音:
’眉得距 ’眉得蜁啊r /> r /> r /> r /> 乐矂䀵心”…疚叛,脆的女孩声r /> r /> r /> 但 r /> r /> i di舨跺臅出,脆的女孩声r /> r /> r /> ✰斔鹐,看我真聁看我真聁看我真聁 class="text"> //meetinthewinter.l ● 心里话热度(10212) om/tag/%E6%96%87%E5%9C%88">● 文圈 d04e_1020aefd"fe27ac 地(5 转载自:温以荼_fe27ac 转载自:温以荼_fe27ac 时更新 <看我真诚皑!看我真诚皑!看我真诚皑! class="text"> 看我真诚皑!看我真诚皑! class="text"> class="text"> 看我真看我真看我真聁

13

看我真聁

【伞修】那时,哪时?

看我真聁看我真聁看我真聁 ————i di舠还聜纆 
中浸透<的 促脏喊了䉍髮丆很 >:“讶閈 />两:他下 唾辆黑色小i dii 䀾间i道i吧i领道喊了✰斔鹐喊了䩉壖欢很喊了何淺臹丌遇/>⁜縪,看我真聁看我真聁看我真聁 class="text"> //meetinthewinter.l ● 心里话热度(10212) om/tag/%E6%96%87%E5%9C%88">● 文圈 d04e_1链接● 文圈 d04e_1020aefd"fac3cec/d时更新 <看我真诚皑!看我真诚皑!看我真诚皑! class="text"> 看我真诚皑!看我真诚皑! class="text"> class="text"> 看我真看我真看我真 class="

© om/tag/%E6%96%87%E5%9C%88">● 文圈 "> 疏叶⼚来 | Powered by om/tag/%E6%96%87www ">LOFTER来